洞见股权 知行价值

关联交易对公司损害的司法救济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16 浏览:208

  关联交易主体由于其与关联人的正相关利害关系,使其有动力通过关联交易获取于已有利的利益,甚至可能不惜因此损害公司的利益,而其又对公司具有决定性或重要的影响力,即使公司有权要求关联交易主体对损害公司的利益承担赔偿责任,公司可能也不会采取相应的维权行为,由此就从制度上产生了股东代表诉讼的需求和必要,而股东,因公司的利益与其利益密切相关,其也有动力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主动维护公司的利益,由此,股东代表诉讼作为关联交易损害赔偿的救济就能成为现实。

  公司法司法解释五规定,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公司可以请求作为关联交易主体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赔偿关联交易所造成的公司损失,公司没有提起诉讼的,符合提起股东代表诉讼条件的股东可以依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对于关联交易合同存在无效或者可撤销情形,公司股东亦可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提起股东代表诉讼。

  不论是公司诉讼还是股东代表诉讼,关联交易的损害赔偿均为侵权责任损害赔偿,因此,相应救济路径适用侵权损害赔偿救济。

  公司法在第十六条就公司对外担保的关联交易以及在第一百二十四条对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作出了规定,还在第一百四十八条对董事、高管的自我交易这一关联交易作出了规定,并规定由此获利的收入归公司所有(理论上称之为归入权),董事、高管“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前款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因此,对自我交易,公司既可主张获利收入的归入权,也可依司法解释五主张关联交易损害赔偿,而且,即使董事、高管的自我交易行为未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已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只要该交易对公司是不公平的,公司都可主张损失赔偿,股东也可依法提起股东代表诉讼,而归入权,主要规制的是自我交易的程序,公司只要依法履行了公司章程或法律规定的程序,不论交易是否公平,公司或股东均不得主张归入权,反之,不论自我交易是否造成公司的损失,只要自我交易未依法履行相关程序,只要自我交易产生获利收入,公司就可主张该获利收入的归入权。因此,自我交易作为关联交易的损害赔偿和自我交易的归入权是公司对董事、高管这类特殊的个体违法损害公司利益的自我交易的两个不同的救济途径,公司可选择适用,如先行主张归入权,但后来发现归入权不足以弥补因关联交易所造成的公司损失,公司还可以就该差额部分主张损害赔偿,如公司先行主张损害赔偿,但后来发现损害赔偿小于自我交易的获利,则公司还可以就该差额主张归入权。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对于另一类关联交易也进行了规制,其第十二条对于股东通过关联交易抽逃出资进行了认定,并在第十四条中规定公司、股东对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的股东可主张抽逃出资的股东向公司返还抽逃出资的本息,以及主张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需要注意的是,股东对于该关联交易的诉讼,不是股东代表诉讼,而是行使直接诉权,无须提请监事会诉讼的前置程序,对于直接诉讼的股东,也没有股东资格门槛的问题(参见:奚晓明主编 最高院民二庭编著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清算纪要理解与适用 法院出版社P220)。当然,如果股东要走股东代表诉讼也不是不可以,因为其既是关联交易的损害赔偿,而董监高也是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的规定的股东代表诉讼的对象,只是本有近路可走而走了远路,法律对此并不禁止。

  对于股东代表诉讼的程序,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了相应的程序,要点包括:第一,有权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股东要有诉讼资格。诉讼资格根据公司是有限公司还是股份公司而有所不同,有限公司的股东即具有诉讼资格,无门槛限制,股份公司的股东代表是有持股比例(1%)和持股期限(连续持股180日)的门槛限制,持股比例可以是单独持有,也可以是合并持有,持股期限是对持股比例的股东而言的;第二,股东代表诉讼原则上有前置程序的,对董事、高管的诉讼,应先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监事提起,对监事的诉讼,则应先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执行董事提起。前置程序未能实现公司诉讼的,方可提起股东代表诉讼。例外的是,只有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情况,股东才可以直接提起股东代表诉讼。

  对于公司法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未规定的关联交易,公司章程和公司的其他文件可以对关联交易的主体和关联交易的范围及关联交易的规则作出规定,该规定只要不存在违法情形,其就对公司关联交易主体具有约束力。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以及公司章程和公司其他文件未对关联交易作出规定的,公司的关联交易从法律上来说,不存在信息披露和履行关联交易程序这一形式正义的法律义务,因此,从规范公司的治理,依法维护中小股东的合法利益来说,公司宜对关联交易进行规范规定,特别是对外投资、对外担保、大额资金往来、商业交易等的关联交易。但是,公司法司法解释五关于关联交易实质公平的要求,不论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以及公司是否有关联交易的规定,关联交易主体都必须保证关联交易的实质公平,不能以法律和公司并无关联交易的规定以及不违反法律和公司关联交易的程序规定和其他规定进行抗辩。

  关联交易的效力否定涉及对内效力否定和对外效力否定,原则上,对违法的关联交易的否定主要是对内发生效力否定,以及对与关联人之关联交易发生效力否定,但不应对关联人之外的善意第三人发生对外效力的否定。民法总则第八十五条规定,“营利法人的权力机构、执行机构作出决议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法人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法人章程的,营利法人的出资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该决议,但是营利法人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该规定对于关联交易同样是适用的。

  公司或者股东代表诉讼能否要求关联人承担责任,可能不可一概而论,构成共同侵权的,包括可推定构成共同侵权的,可要求承担损害赔偿的连带责任,未构成共同侵权的,如果对关联交易造成损失有过错,则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如果没有过错,则无须承担责任,不能简单推定关联人与关联交易主体为一体,毕竟其是两个不同的交易主体,如果关联人与关联交易主体符合公司人格否认情形,则可通过揭开公司面纱使关联人对关联交易主体的损害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阅读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138-1088-4680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大厦三期B座58层08-11单元

技术支持:成都律品科技

微信咨询
微信公众号

一次委托,终身免费咨询

电话咨询

律师咨询电话

138-1088-4680

微信咨询